頂部廣告通欄
      
木材 鋼材 玻璃 幕墻 管材 防水 防火 保溫 水泥 混凝土 鋁型材 給排水 廚房 衛浴 燈具 家具 門窗 漆料 暖通 電氣 園林 墻地面 智能化 新材料
您的位置: 網站首頁品牌戰略
阿里VS亞馬遜:NBA式巨頭對決
發布時間:2018-05-28 23:08:51 | 瀏覽:135次

以國家安全為由被否決,阿里對 MoneyGram(全球第二大的美國匯款公司)8.8億美元的并購案,于2018年的第2天宣告失敗。

有別于美國政府的戒備心態,追逐經濟回報的美國投資者,給出了更符合他們實際利益的理性選票。3日之后,在全球64家優秀企業中,阿里經投資機構和基金經理的6輪投票,最終被選為“最值得投資并長線持有10年”的公司。

這是美國知名風險投資數據分析公司CB Insights,按照NBA季后賽規則組織的一次評選。入圍企業包括蘋果、谷歌、Facebook和特斯拉等科技明星,通用電氣、大眾、高盛和星巴克等傳統巨頭,以及BAT等中國科技公司。

阿里之外,騰訊、百度、京東、小米、滴滴和今日頭條等紛紛入選,但它們的境遇各不相同:京東、今日頭條分別敗給迪斯尼與Airbnb,首輪出局;滴滴、小米戰勝索尼和Snapchat后,在8強賽中敗給了Uber和蘋果;百度戰勝了摩根大通、優步,卻在1/4決賽敗給了老冤家谷歌;騰訊打敗Stripe和英特爾后,倒在亞馬遜的戰地。阿里過關斬將,完勝諾華制藥、迪斯尼、特斯拉和蘋果,并在1月5日的最終投票輪中擊退了亞馬遜。

既然此次賽事是仿照NBA季后賽模式,今天不妨通過對比不同NBA球隊的戰術和運營思路,分析一下不同公司的商業邏輯,以及阿里和亞馬遜為何會師決賽。

騎士VS勇士:模式之爭

作為科技公司之間的對決,技術是最直接的“能力值”。而當今最前沿的AI技術,理應是衡量技術值的參照物。

AI的頭部梯隊,無疑是微軟和谷歌。但就在去年,陸奇在接受《連線》雜志采訪時直言不諱:谷歌和微軟的路徑都錯了,亞馬遜是對的。

“我4年半前開始開發Cortana,當時我們覺得亞馬遜技術很落后,但在AI競爭過程中,更重要的是把握正確的應用場景和生態系統。谷歌和微軟的技術大幅領先亞馬遜,但今天亞馬遜Alexa生態系統遙遙領先美國其他企業。這是因為他們找對了場景,找對了設備。”

事實上,在不少美國投資經理眼中,微軟和谷歌的商業路徑更像一種“中心化創新”,底層技術基礎非常牢固,但缺乏向外輻射的能力。

而科技領域最佳的商業路徑,應該是打造生態系統,完成分布式網絡化創新。縱觀全球科技巨頭,將后者體現得最淋漓盡致的,是阿里和亞馬遜。

中心化與分布式

在這樣的商業路徑打造中,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中心化創新和分布式創新。

2017年NBA總決賽第三場上半場,騎士主場迎戰勇士。騎士當家球星詹姆斯半場狂砍近30分,騎士卻半場落后。籃球評論員楊毅說,詹姆斯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籃球運動員,但勇士才是最好的球隊。

知名媒體人李翔曾從商業視角,對這場比賽進行了精彩分析。在他看來,這不是兩支球隊在對抗,而是兩種組織樣態在對抗。

騎士有一個超級巨星,一個同樣有能力的二號球星輔佐,其他位置也有不錯的陣容。但就像某種“資源的詛咒”,它只圍繞超級巨星發起進攻。對應到商業組織,這就是一個典型工業時代的中心化組織樣式,所有決策發起都由一個確定的角色完成。

勇士也有能力出眾的球星,但它真正可怕之處是每個球員都能發起進攻,完成得分。2010年,前硅谷知名風投KPCB合伙人喬·拉科布以4.5億美元買下了勇士隊。他請工程師團隊為球隊進行大數據分析,計算出全隊12人相互傳球的幾百種組合,這大大提升了球隊組織進攻的效率。

對應到商業組織,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分布式網絡化組織。誠如李翔所言,“每個結點都有能力獨立完成任務,當一個結點被堵塞,信息和任務就會流暢地被分配到其他結點上去。”

某種意義上,阿里和亞馬遜的商業模式就像是勇士隊,能夠為價值網絡里的所有合作者賦能,讓所有人變得更好,從而瞬間形成合力;谷歌和微軟更像是騎士隊,擁有一批特定領域的技術天才,但由于對用戶需求理解相對較弱,技術能力很難轉化為實際的“比賽結果”——產品和場景化難落地。

技術與商業

“勇士”不是一天練成的,生態系統的打造尤為重要。其本質是以你為價值核心,讓周圍合作者的利益最大化。它需要的不只是技術,而是技術與商業的結合。人類社會進步的底層驅動力永遠是技術,以及讓“技術擴散”的商業,二者缺一不可。

而如果將球員的個人天賦比作“技術”,將球隊戰術比作商業模式的話,那么像勇士這種最能平衡二者的球隊,才是最終贏家。

企業亦如此。以AI為例,在某種集體亢奮狀態過后,如今投資界的共識是,消費者以及越來越多的企業不會為技術本身埋單。產業和場景化的落地,是檢驗技術的唯一標準。

不難發現,亞馬遜和阿里將技術和商業結合得很好。如陸奇所言,亞馬遜的Alexa生態系統遙遙領先于美國其他企業;而阿里對AI最基本的判斷就是去泡沫化的“產業AI”,它基于城市、工業、零售和汽車等多場景推出了ET大腦:ET城市大腦將杭州試點區域通行時間減少15.3%;ET工業大腦突破了提升良品率和預測故障率等制造業難題,已在光伏、橡膠和能源等行業落地;ET金融大腦改善貸款流程,免去不必要的人臉核驗和視頻核審,減少重復驗證打擾等。

所以,分布式創新的運作模式、技術與商業的平衡,可能是美國投資界看重阿里和亞馬遜的直接原因。

20年馬刺:轉折求變

分布式創新、技術與商業平衡,這都需要長久磨練,亞馬遜創業以來就處于長期虧損。但資本是趨利的,睿智的投資人,更看重長期利益。巴菲特就堅信,如果你不愿意擁有一只股票10年,那就不要考慮擁有它10分鐘。

這也是為什么此次CBInsights提出關鍵定語,“值得投資并長期持有10年”。你得保證10年不下牌桌,并保持長期競爭力。

這讓我想到了一支NBA球隊,馬刺。

10多年前那些NBA強隊,今日大多都已衰敗,甚至變成“魚腩”球隊(例如湖人)。但馬刺例外,它幾乎年年都是總冠軍有力爭奪者。在北美4大主流體育聯盟中,沒有任何一支球隊能像馬刺一樣連續20年殺進季后賽。公允地說,馬刺或許才是過去20年NBA的最佳球隊。

這頗為不易。要知道,NBA沒有足球聯賽的升降級制度 ,是典型的風水輪流轉。現在的“當紅炸子雞”金州勇士隊,幾年前還是聯盟倒數。這意味著,如果一支球隊能一直保持穩定,它一定做對了什么。

馬刺穩定的核心秘訣,是主動投身于每一個重要的轉折點。它可能來自戰術,譬如最先接納底角三分戰術,當其他球隊開始重兵布防外線時,馬刺又開始布局中距離跳投;它可能來自理念,無論數據分析或是起用國際球員,這么多年在輪流坐莊的NBA聯盟,馬刺一直在不斷為贏球做出改變。

這種對環境的滲透和改變,與企業何其相似。在商業世界,外部環境日新月異,企業必須像生物一樣沖破時間的牢籠,做“時間的朋友”。

而這次CBInsights競賽的冠亞軍,在價值觀上都著眼于未來。馬云說阿里要活102年,過去18年,從淘寶開始,阿里一步步進化為一個仍在跳舞的巨獸。這一方面取決于它對商業環境的敏感,另一方面它也從不缺席任何一次重要的技術轉捩點,譬如去年阿里宣布3年投入1 000億元成立“達摩院”,為未來20年儲備核心科技。

亞馬遜亦如此。貝佐斯每年的“致股東信”被美國投資界奉為圭臬。他在2017年致股東信中,再次重申了成為“Day1”公司 的重要性。

最后,同樣身兼勇士隊和馬刺隊屬性,阿里和亞馬遜最后的比拼,為什么是阿里勝了?

就好比當年姚明在NBA時,大部分中國人將姚明等同于NBA一樣。被視為中國經濟變革中的“全球化代表”,應當是美國投資界看好阿里的原因之一。

“一帶一路”、亞投行、金磚國家發展銀行、絲路基金……中國的全球化進程之于阿里,恰是喬·拉科布的數據引進之于勇士。

但亞馬遜真的輸了嗎?這場NBA對決或將進入加時賽。



來源:商界評論


網站動態
品牌活動
品牌故事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招商合作 服務咨詢 免責聲明 微信公眾號
Copyright ?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建筑材料品牌網 版權所有
客服熱線:010-8620960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主辦單位:中國建筑業合作平臺
本站指定法律顧問:正尚律和律師集團
陕西兴平特级辣椒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