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部廣告通欄
      
木材 鋼材 玻璃 幕墻 管材 防水 防火 保溫 水泥 混凝土 鋁型材 給排水 廚房 衛浴 燈具 家具 門窗 漆料 暖通 電氣 園林 墻地面 智能化 新材料
您的位置: 網站首頁品牌管理
聯想“退群”
發布時間:2018-05-28 22:43:42 | 瀏覽:162次

作為國人驕傲,聯想曾經風光無限。但隨著中國其它科技企業的崛起,人們常掛在嘴邊的聯想已經換成了騰訊、阿里、華為、小米。

從昨日的“大哥”到今日的“落魄戶”,讓我們看看聯想這些年都做了什么。

從5月10日開始,微博、知乎等平臺傳出的“聯想為什么不給華為投票”、“聯想站隊高通”等帖子迅速發酵傳播。

這其實是一則被翻出來炒的舊聞,2016年10月和11月,5G標準的制定組織3GPP(通訊技術標準化機構)分別開了兩次會議,聯想第一次投了美國高通,在第二次的兩項投票中,聯想一個投了華為,一個投了棄權票。

聯想同為中國廠商,卻拋棄華為,把票投給了高通。因為聯想這個“叛徒”,華為在長碼上以微弱優勢惜敗高通。

在中美貿易摩擦和中興通訊被美國制裁的大背景下,聯想的行為瞬間被升級為“愛不愛國”這個大是大非的高度。

輿情洶涌,5月11日,聯想迅速發表聲明,從第二次投票結果出發,否認了站隊高通的行為。

5月12日,聯想集團CEO楊元慶又在朋友圈對“5G標準投票”發聲,稱“本就一個有關技術標準的投票,竟能在兩年后硬給炒成一個愛國的話題。好吧,愛國,咱也絕對經得起考驗”。

5月12日,聯想集團CEO楊元慶又在朋友圈對“5G標準投票”發聲,稱“本就一個有關技術標準的投票,竟能在兩年后硬給炒成一個愛國的話題。好吧,愛國,咱也絕對經得起考驗”。

但是聯想的解釋并沒有讓網友們買賬,“聯想要出來澄清86次會議上,長碼到底支持了誰!為什么只出來澄清87次會議的結果!”之類的聲音不絕于耳。

與在小米即將IPO時出來“蹭熱點”的酷派一樣,無論聯想投華為的這則舊聞是否被拿出來炒作,聯想的積弱不振都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1984年,在這個互聯網上古時代,40歲的柳傳志認識到個人電腦將改變人們的工作和生活,當年他懷揣2.5萬美元的啟動資金,帶領10名科研人員在北京一處租來的傳達室中開始創業,把這家年輕的公司命名為“聯想”(legend,英文含義為傳奇)。

1985年,聯想推出第一款具有聯想功能的漢卡產品聯想式漢卡,聯想這一品牌名稱由此而來。

漢卡大獲成功,這也幫聯想賺到了第一桶金。

1993年,漢卡退出歷史舞臺。此時的聯想,也站在了十字路口。

聯想總工程師倪光南認為聯想應該繼續走“技工貿”路線(即科研帶動生產,進而帶動貿易),但柳傳志以及其他高管認為應該走“貿工技”路線(即市場優先,生產次之,科研位置放在最后)。

之所以產生這種分歧,是因為倪光南作為科研出身的專家,對技術更看重,他建立“聯海微電子設計中心”,就是要搞技術,要研發出高端芯片。

而當時楊元慶的聯想微機事業部做的風生水起,推出的經濟型電腦在市場上銷量強勁。

幾經權衡之后,柳傳志把盈利放在了首位,“貿工技”成為聯想發展路線,倪光南從此退出聯想。

從此,“

別人研發出來的東西,我直接買就行了,何必自己費力來做?”的思想根植于聯想集團的基因之中。

走上“銷售型公司”道路的聯想,之后也迎來了一個又一個銷售高峰。

2004年,聯想收購了IBM的個人電腦業務,一舉成為全球第三大PC廠商。其后,聯想相繼并購了日本NEC、德國Medion、巴西CCE等公司,完成了全球布局。

靠著“買買買”,聯想逐漸把自己買大,并坐上了全球PC頭把交椅的位子。

古人云“時移世易,變法宜矣”,說的就是隨著時代和環境的不斷變化,法律也要隨著改變以適應時代要求。

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后,沒能跟上節奏的聯想徹底落伍了。

早在2002年,聯想就開始涉足做手機,但真正把智能手機做起來是2010年,與酷派一樣,在3G時代(詳情可點擊原創文章《別了,酷派!》)憑借良好的運營商關系,聯想手機的表現還算不錯,一度躋身“中華酷聯”四大國產智能手機行列。

2014年初,聯想為擴大智能手機業務,以29億美元從谷手中買下了摩托羅拉移動。

至此,摩托羅拉移動的3500名員工,2000項專利、品牌和商標,全球50多家運營商的合作關系悉數納入聯想旗下,由聯想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劉軍執掌。

收購了摩托羅拉的聯想此時已是躊躇滿志,擺足了大干一場的架勢。

但仔細想想,這筆收購是不是有什么不對?

摩托羅拉異動雖然有大量專利和多年的品牌沉淀,但它畢竟是功能機時代的霸主,在智能手機時代,這家公司儼然已經落伍了。

谷歌早在2011年就花費125億美元收購了摩托羅拉,但之后的幾年實在是扶不起來,所以只好放棄,才以29億美元賣給了聯想。

事實證明,收購摩托羅拉移動并沒給聯想帶來質變,反而是因為補貼的大幅減少,聯想過分依賴運營商渠道的弱點暴露無遺。

而此時的小米、魅族等手機品牌,卻憑借著互聯網渠道強勢崛起。

人進我退之下,2014年,聯想從國內智能機銷量第一名跌至第三;2015年底,聯想已跌出前五名。

手機業務被對手遠遠甩開之后,聯想的拳頭PC業務也陷入到被對手趕下王座的尷尬境地。

2017年的PC報告顯示,聯想PC端的主要業務在第一、二季度出貨量都被惠普反超,是2013年后首次跌至2位。在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PC出貨量上漲的情況下,聯想全年市場占有率卻出現下滑,繼續落后于惠普。

業務上的節節敗退也讓聯想的股價節節下跌,三年前的2015年5月,聯想最高股價為13.5港元,三年之后的現在,股價跌到了不到4港元。

5月12日,聯想集團CEO楊元慶又在朋友圈對“5G標準投票”發聲,稱“本就一個有關技術標準的投票,竟能在兩年后硬給炒成一個愛國的話題。好吧,愛國,咱也絕對經得起考驗”。

(聯想最近三年股價走勢圖)

股價的長期下跌也讓聯想被資本市場摒棄。

5月4日,香港恒生指數有限公司宣布,自6月4日起,聯想集團將被從恒生指數50只成份股中剔除,由石藥集團取而代之。

恒生指數是以香港股票市場中的50家上市股票為成份股樣本,反映香港股市價波動趨勢最有影響的一種股價指數。

能夠入選恒生指數的成份股,代表著你的漲跌將直接影響恒生指數,也意味著資本市場對你的看重和認可,這是一種特殊的榮譽。

同理,被恒生指數“退群”,意味著聯想在資本市場的地位越來越低,也昭示著聯想與主流科技上市公司漸行漸遠。

目前的聯想,市值僅為465億港元,不僅與市值近4萬億的騰訊有著天壤之別,就連與估值600億美元(約合4700億港元)的小米相比,也已經是零頭都趕不上。

曾經的聯想,被世界多個投資類媒體評為“中國最佳公司”,如今的聯想,卻把“最差科技股”的名號牢牢坐實。

淪為“最差科技股”的聯想,為了維持財報的漂亮,多次開啟了賣樓之旅:

2016年5月,聯想以10.2億元出售旗下聯創嘉業100%股權,聯創嘉業的主要資產是位于北京海淀區聯想大廈一至六層的物業。

2016年9月18日,聯想控股向融創中國出售旗下41家地產公司股權,標價138億人民幣。

2016年9月30日,聯想控股將北京聯想研究院大廈以17.8億元賣給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。

2017年11月29日 ,聯想將武漢研發基地寫字樓賣給國開新城(北京)資產管理有限公司,作價12.4億元。

都說三流企業賣產品,二流企業賣服務,一流企業賣概念,那賣樓的聯想算幾流呢?

今天的聯想,雖然還被稱為“國內科技巨頭”,但這句話早已經名不副實。聯想既沒有華為那樣的高精尖技術和行業話語權,也沒有騰訊、小米在港股那樣巨大的市值。

PC市場老大被惠普奪去,國內筆記本面臨著華為小米諸強的強烈挑戰,國內智能手機業務全面潰敗.....



來源:投資家網


網站動態
品牌活動
品牌故事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招商合作 服務咨詢 免責聲明 微信公眾號
Copyright ?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建筑材料品牌網 版權所有
客服熱線:010-8620960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主辦單位:中國建筑業合作平臺
本站指定法律顧問:正尚律和律師集團
陕西兴平特级辣椒面